账号已注销

想清楚了再靠近我

看见以前写的乱七八糟


我好想你

如果生活有时候不尽人意
那么接下来会有更好的安排
good luck (∗ᵒ̶̶̷̀ω˂̶́∗)੭₎₎̊₊♡

可能人就是这样
求而不得的东西最好
爱情如此
友情亦是

不得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幼薇轻轻去下玉簪,青丝垂下如瀑。

窗外明月穿了薄纱,晚风带着凉意吹动桌上墨迹未干的纸。

泪珠断线往下坠,滑过嘴角,入口苦涩无比。

幼薇掷了笔,墨汁不慎洒在裙角。
“从今往后,世上再无鱼幼薇……”她立在床边,任晚风在身边呼啸,明月脱了薄纱,映在她精巧玲珑的面上,泪珠晕开了纸上的墨字。

不过数日,道观前门庭若市,文人雅客风流才子皆聚于一堂,为一睹幼薇风姿。幼薇丹唇轻启,与各色男人谈笑风声。

幼薇本生得国色天香,又有才情,将男人们迷得神魂颠倒,各路男人为了成为她的入幕之宾挖空心思讨好她,琳琅满目的珠宝很快就堆满了幼微的卧房。

幼微笑盈盈接过珠宝翡翠,实则不屑一顾。与男人欢愉过后边弃在一旁,满目冰霜。

幼薇身边有一婢女,名绿翘,生得讨喜,且聪慧。自幼伴幼微身旁,幼微待她如姐妹般疼爱。

倾慕幼薇的男人多了,也自然有调戏绿翘的。幼薇不忍绿翘因为这些男人失了身子,望她能嫁个好人家,便每次都替她挡了回去。

可绿翘不知幼薇用意,眼中的妒火越烧越旺。

有一日一情郎来寻幼微,恰巧幼微出观去添置些物品。

绿翘点了丹唇,描完了峨眉,款款从花间小路步出。男人本就是来寻花问柳,见有如此美人送上门,自然不会拒绝。

两人一番颠鸾倒凤,绿翘媚眼如丝,云鬓微湿,双颊潮红,卧在男人怀里玩弄着自己的秀发,丹唇轻启:“你说…是姐姐好,还是我好~”男人见她这副模样心中一动,将美人压在身下,“自然是你”。

…………

幼薇瞪圆了杏目,指甲深埋掌心,死死捂住嘴不让自己喊出声。终是看不下去这淫乱的场面转身跑开。

脑中回忆的巨浪袭来,背叛,这是幼薇一生最痛恨的事。

温郎…温郎……温庭钧!

幼薇美目中满是恨意,泪水不受控制地涌出。

你又不是我,怎会知我如何爱你…为何忍心将我推给另一个男人做妾,为何为了你的仕途弃我!为什么……

十指扣在桌上,握成拳头,留下数道红痕,抓起一只骨瓷杯狠狠掷在地上。

绿翘笑吟吟推门而入,“姐姐这是怎么了,哪个不长眼的公子惹姐姐生气了”。

绿翘拾起碎瓷片,纤长的玉指配上剔透的瓷片煞是养眼。

“我平时待你如何?”
“姐姐待绿翘视如己出”
“那为何背叛我?!你明知我这一生最恨背叛!”

绿翘笑得花枝乱颤,轻挥帕子“姐姐可是说笑?妹妹何时背叛过你?是那位公子自己来寻的妹妹,公子和姐姐玩腻了,这不能怪妹妹吧~姐姐又何必故作姿态,你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

“啪”一巴掌落在绿翘脸上,迅速肿起半边。

幼薇不敢置信,这是日日伴她,为她梳妆盘发,画唇描黛的绿翘。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你难道不是人尽可夫吗?!”绿翘捂着半边脸,忍着疼冲幼薇吼。

幼薇彻底失了理智,此生一次次的背叛欺骗折磨得她透不过气,用尽力气掴了绿翘一巴掌,谁曾想这一下绿翘磕在桌角,再也没有醒过来。

“似梦非梦恰似水月镜花……”幼薇轻轻吟唱着葬了绿翘,不知是谁去报了官,第二日幼薇便被官府带走。

审问幼薇的裴澄曾被幼薇扫地出门,怀恨在心,判了幼薇死刑。

“也许此去经年忘了也罢……了无牵挂……”

幼薇抱着自己缩在牢房角落哼唱。今日有情郎来保她,皆是有权有势的公子,幼薇轻笑转身,自己锁上打开的牢房。

行刑那天风很大,幼薇向他们要了一盆水一把木梳,洗净了面容,梳顺了长发,一步步迈上刑台,跪好。

“做个男人真好,

得意的时候可以高官厚禄,

失意时可以漂泊江湖……

有学问的女人可以做些什么?

不想做人家的妻子,

不喜欢做妾,

不喜欢做妓女,

不喜欢做尼姑,

我舍不得我的头发,

所以只能做女道士。"

幼薇一生风流,心却只系温庭钧。

【故事纯属虚构 不喜勿喷】

【歌词来自锦零——《鱼玄机》】

【文末独白来自《唐朝豪放女》】

【非哑舍的故事结构】

【改了几遍应该没有错别字了吧…吧…吧……】

来散播一个奇怪的饕周甜渣吧
私设饕餮是关宏峰侄子
emmm不喜勿入ooc属于我
由于作者智商问题在石墨写完复制半天neng不过来 只好作罢

文末一辆小破车

哎原著党不要打我

放下你的大刀(●°u°●)​ 」


(石墨链接🔗


https://shimo.im/docs/AO3WPdPQEIEQ2dQC

告个别吧

我记得我初中第一次听到这首歌

就莫名被吸引了

“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

我最喜欢你”

想不到什么标题就这样好了

//脑洞是韩剧里的 上一篇文没看懂的 和这个是同一个脑洞 解释下:饕餮地狱使者啊 然后死了是可以换身份重新活着的 都是这里的饕餮懒得瞎几把活了 就烧掉了
上一篇是一命换一命 然后代价就是永远不能轮回啦
脑洞比较奇怪要杀要打随便啦
//想不到结尾了瞎几把看看吧…




原来你不在乎的

哈哈哈 我真是很可笑了

饕餮拍了拍手 缩到卡车轮子下 很安静地抱着腿

他伸手摸了摸大卡车的轮子 噫 都是血 粘不拉糊的 好恶心

尸体都粘在地上了 得用铲子铲起来 这是周舒桐入职以来吐得最惨的一次 眼泪混杂着呕吐物在草丛里粘腻地摊开

周巡看了一眼就回了办公室 抽掉整包烟 砸了办公室

可是饕餮不知道 他看到的是周巡在现场的漠然和无感 可能是刑警干多了看惯了生死吧 饕餮安慰自己

饕餮缓缓起身 正值晌午 太阳毒辣得很 饕餮冒出吱吱的声音

陪伴的白无常递来一块巧克力 “这么想不开?还死第二遍?现在人都什么毛病”

饕餮接过来丢嘴里“ 你不懂”“真不跟我回去?我带了这么多人 不对…不能算人…你是最神经病的一个”白无常把剩下的巧克力塞饕餮手里 “祝你好运 小子 我觉得这个巧克力不错的”

饕餮把巧克力塞满嘴巴 真甜 他想

眼泪大把大把地砸在地上 留不下任何痕迹

“我只是很绝望 既然这世上已无人可恋无人念我 又何必”饕餮含糊不清地回答“还有谢谢你”

血肉模糊的魂魄在太阳下一点点被侵蚀成灰黑色
白无常挥了挥掸子 灰黑色的怪状物体华为粉尘吸附上去

“现在的人啊 真是有病 自己死了一了百了 父母呢 儿子养这么大了就没了不知道要怎么活咯……”白无常念念叨叨走远 去引下一个魂魄

哈哈哈实在是非常可爱了

瓶邪大旗挥起来 o(*////▽////*)q

隔壁画画的老张:







“大丈夫能屈能伸!!!”腰疼趴在床上的吴小佛爷咬牙切齿道(# ` n´ )